欢迎访问:手机视频亚洲人妻-亚洲AV 人妻手机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FATE同人之性辱战争】(12)

第十二章美杜莎淫堕
  言峰教会,大概是冬木市最大也是唯一的基督教建筑了吧?至少在言峰教会
这个(原本)直属于罗马教会的教会之下,恐怕也没有别的教会能开起来。
  毕竟宗教什么的,对于内部的一些「异端」意外的严格嘛。(笑)
  然而现在,这里只是魔物的巢穴。
  在这魔物的巢穴门前,一个「魔物」静静站立。
  如果说到「魔物」的话,她恐怕算是少有的典型了吧?
  Rider,真名「美杜莎」,希腊神话中远近驰名的魔物。
  虽然说成为魔物并非她自己的本意,但是似乎也不是现在需要追究的问题。
  现在的Rider在乎的,只有自己「前任」的master,间桐樱的幸
福的问题。
  虽然说将令咒交了出去,但是Rider并没有怨恨樱的想法,因为她很明
白,樱也是身不由己。
  之前是无法将樱拯救出去,但是现在,在间桐慎二和间桐脏砚已经被杀死了
的现在,Rider相信自己已经有足够的自由能够拯救樱了。
  现在的樱在言峰教会,但是就算不知道言峰教会里有什么,Rider凭直
觉也知道那里面充满了不祥之物,樱在里面是绝对不可能幸福的。
  这样想着的Rider,踏进了言峰教会的大门。
  ……过了几分钟以后……
  被狠狠地打败了。
  毕竟吉尔这边可是有着Saber、Monster、Assassin这
么多的Servant嘛。
  在进门开始,Rider就利用她高机动力的优势,借助言峰教会内部阴暗
的特点作为掩护,开始寻找在教会中的樱。
  然后很快就找到了,倒不如说更像是有人让她找到的。
  樱就坐在教会的礼堂里,穿着一身修女服,十分正经地坐在那里,轻轻地说
着什么,似乎是在祈祷着。
  乍一看似乎只是在教会里打工或是真的信教了,但是以Rider「久经战
场」的眼睛(虽然她蒙着眼),只是一下子就看出樱的身上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
  那是触手做成的衣服,在樱的身上变成了像是修女服一样的模样,一边紧贴
在樱光滑的皮肤上蠕动着,一边甚至在隐秘而敏感的地方做着活塞运动。
  仔细听的话,樱也并不是在祈祷,她只是在不断地重复着「好舒服」「那里
用力一点」「好深」「不要」之类的淫语而已。
  美丽的脸上一片潮红,因为过度高昂的性欲而流出来的汗水将触手修女服濡
湿了大片大片,和下身流出来并没有来得及被触手吸收的淫水一起,在地上还做
出了一个不算太小的水洼。
  「到此为止,不许继续前进了。」
  就在Rider皱了皱眉想要靠近的时候,从旁边的阴影里走出的是Sab
er。
  和之前像是陪酒女一样淫荡的服饰不一样,这一次出现的Saber,意外
的穿着她一开始出现时穿着的那套宫装和裙甲,脸上的表情也不再像是之前一样
虽然是故作镇定但是发情中的状态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状态,而是真的威风凛凛。
  就仿佛之前被吉尔调教了的那个Saber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原来如此,Saber吗?难怪有这份胆气……这样也好,省了我去找的
时间。」
  这样说着的Rider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看上去像是「蛇」一样概念的东西,前端像是钢钉一样的直刺,后面连接着
非常长的锁链。
  「我不会允许你,对这位女士做出任何不轨的行为的。」
  对着Rider架起了剑,Saber冷冷地说道。
  那份义正词严,让Rider十分的怀疑这个女骑士是不是又聋又瞎,她难
道就没看出来她身后的「这位女士」正处在非常羞耻的状态之中吗?
  没有继续谈话,两人直接开始了交锋。
  不需要任何的试探,一上来就是全力全开的战斗。
  Saber飞快挥舞着剑,而在那神风一般的剑舞之下,Rider基本上
只有招架的份。
  像是散弹枪一样挥出的剑没有先后之分,简直就像是同时有好几把剑一样,
尤其是她的剑还藏在看不见的风王结界里面,更是让Rider不好应付。
  但是,Rider很快就在一边招架的同时从Saber的动作中,找到了
违和的地方。
  看上去,Saber的动作虽然毫无破绽,但是在她短距离踏步前进时候,
Rider却可以看出她的动作有点奇怪。
  就好像下身塞了什么的样子。
  『原来如此……看来这家伙的master是个鬼畜呢……而且看这女人的
样子,恐怕已经被调教完了吧?』这样想着的Rider开始改变了自己的动作,
贸然开始欺身向前。
  「真是愚……唔咿!?」
  还没有等Saber对于擅自靠近作为『最强Servant』的愚蠢敌人
做出嘲讽,就先被猝不及防的一击打乱了阵脚。
  低下身冲过来的Rider的头发,突然被她像是武器一样甩动了起来。能
够使用那种锁链长得不可思议的武器,Rider对于『绳索类』的武器恐怕很
擅长吧,否则是做不出这种事的。
  Rider那本来就很长的头发,就像是鞭子一样,穿过Saber的剑的
下方,重重抽在了她大概脐下三寸左右的地方。
  在那一瞬间,Saber仿佛这才发觉了不对劲一眼,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
向了自己的下身,同时,她下身的宫装也开始变得透明。(变成就像是红Sab
er那样的风格)
  直到这时候,Rider才看见眼前这个凛然如刀的女骑士下身到底是一个
什么状态。
  正常来说,在这宫装下面应该是配备着裙撑,然后是马裤加上钢铁的靴子,
这是宫装 骑士铠甲的标准配备了吧?
  但是,因为裙子是用魔力构成的,所以不需要裙撑也可以立起来——所以在
变得透明了以后,下身的样子也变得可以一览无遗。
  在那下面穿着的也不是马裤,而是只穿了内裤和钢铁的马靴,白皙的腿上过
着黑色的丝袜,在那上面的颜色已经深一块浅一块了,看上去应该是经常沾上什
么粘稠的液体,所以再也洗不掉了的样子。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Saber的下身。
  在那里并不是「塞进去」,而是有什么在「滑出来」。
  「怎、怎么会……呜——!要、要出来了……!」
  在Saber无法压抑的叫声中,形式逆转了。
  刚才还在不断进攻的Saber,现在只能够招架Rider那无孔不入一
般的攻击。
  而刚才一直节节败退的Rider,却已经将Saber逼入了绝境。
  只不过,刚才的是血与刀的交锋,而现在则是肉与欲的纠缠。
  「哼……看来骑士大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样子真是太淫荡了呢……」
  对于Saber这样全身的武装光鲜亮丽,一看就有着体面传说的Serv
ant,作为恶灵被传闻的Rider自然是看不顺眼,再加上作为敌对方,当
然是能嘲笑就尽可能地嘲笑。
  何况,这家伙都已经被调教成这样了,有什么不能嘲笑的?
  但是Saber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只是挥舞着剑,一边抵抗着不断袭击
她全身敏感点的攻击,一边带着凛然如刀的表情说着:「在愚弄我吗?凭这种程
度是……唔……无法打败我……啊……」
  虽然是装作听不到一样,但是她那张无表情的脸上已经涨红一片了,挥舞的
剑也逐渐开始颤抖歪曲。
  本来就因为Rider突然从武力攻击向着色情格斗方向转变的进攻方式而
处于劣势,失去了冷静的Saber很快就兵败如山倒。
  随着「当啷」的一声,Saber的剑被Rider突然高抬着踢出的美腿
踢飞了出去。
  「啊、咕——!」
  然后,还没等Saber做出下一个防御的动作,Rider已经将她用力
地推倒在了地上。
  后脑勺狠狠撞在了地面上,让Saber产生了眩晕,而在一瞬间处于无防
备状态。
  而就是这一瞬间,没有被Rider错过。
  等到Saber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按住了。双手被Rider的
锁链困住,然后和椅子锁在了一起;Rider在固定住了锁链之后,又用另一
条锁链以同样的方式固定住了Saber的一条腿,然后,将Saber的裙子
撕开了。
  已经透明了的裙子比预想的还要薄,很轻易就被撕开了直达腰部的大裂口,
露出了Saber无防备的下半身。
  「哎?等、啊……!」
  Rider的手就像是她作为「美杜莎」被称道的特点「蛇」一样,飞快地
侵入了Saber的下身,同时另一手则紧紧地握着Saber的另一条腿,将
其抬了起来,让Saber保持一个极限开脚的状态。
  「哼哼……原来如此,真是淫乱的骑士大人呢……」
  看着Saber已经鼓起来了,并且被不断露出来的淫水濡湿了的内裤,R
ider嘲笑道。
  一边这样冷笑着,Rider一边用手指轻轻挑开了Saber的内裤。
  「快住手,你这无礼者!要、要掉出来了唔喔噢噢!」
  Saber的喝止在最后发生了严重的走调,并且变成了单纯的惊叫,或者
说是浪叫。
  随着Rider的手指将Saber的内裤挑开,Saber那已经湿成一
片的下体一览无遗,同时有一个圆球状的东西滚了出来。
  那是跳蛋而且还是正在跳动的。
  随后,就像是Saber在生蛋一样,一个个跳动不停的跳蛋不停地掉出来,
一直到第四个,大概才终于停下来了,但是恐怕也是因为剩下几个挤在里面的跳
蛋因为空间足够所以没有继续挤出来,从她阴唇的颤抖来看,至少还有两三个左
右。
  「既然掉出来了就别浪费,给这些地方也都装上吧。」
  一边坏笑着,Rider一边强硬地扯开了Saber的衣领,从盔甲和身
体之间的缝隙,强行将两枚跳蛋塞了进去,紧贴着Saber的两个乳头。
  「咿——不、拿、拿出……啊啊!」
  跳蛋和盔甲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伴随着Saber的尖叫声,如同一
首淫靡的交响。Rider不屑地撇了撇嘴,又伸手将剩下的两个跳蛋塞进了S
aber的后庭之中。
  手指和跳蛋很容易就插了进去,凭括约肌阻挡入侵的力度来看,Rider
很容易就判断,这个看上去还一副圣女模样的骑士王连菊花都已经被插了很多次
了。
  虽然说紧致倒是还紧致,但是身体已经形成了「只要有人想插入就会开门」
的反射,很容易就将跳蛋和Rider的手指放了进来,然后才开始像是求欢式
的紧缩。
  作为以「魔物」被人所知的「女神」,名为美杜莎的骑兵本身就出身于希腊,
对于性
  爱什么的根本没有所谓的排斥心理——要知道希腊的神话本身就充满了各种的淫秽和乱
  伦——她能够看出来,Saber原本恐怕真的是一名高洁的骑士王,但是
居然能够将她调教成现在这个样子,这家伙的master也真不是省油的灯。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Rider才更加迫切想要将樱带走,因为如果将樱留
在这样的家伙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要不然,利用这个已经调教好的婊子骑士王去作为交换条件,将樱交换出来
如何?
  就算是已经淫乱到了这个地步,Saber的外表依然没有变化,是完全可
以和樱并驾相提的美人(除了胸部),而且比起毫无战力的樱,这个如果不玩战
场羞耻PLAY的话战力的确不错的骑士王当然应该是优先选项吧?他想必也不
会想就这样舍弃掉一个调教好的女骑士吧?毕竟「淫堕的女骑士」什么的,本身
就有极强的性欲挑逗作用。
  心中转动着这样的想法,Rider的手上也就越发的卖力了起来,本身作
为女性,对于女性身上要挑逗哪里能够引起更强烈的快感是很了解的。
  Rider的手指很冷,大概因为是美杜莎所以是偏冷血吧?Saber只
觉得下身的两个洞仿佛被插入了两根会蠕动的冰柱一样,比起之前被吉尔用触手
凌虐、被吉尔的肉棒抽插都不一样的感觉。
  「呜……咕啊……!呃、放、咕啊……啊啊……」
  冰冷异样的快感刺激得Saber一阵挣扎,但是毫无用处,Rider的
手脚就像是蟒蛇一样紧紧箍住了她,不仅让她挣脱不了,而且还渐渐感觉到了窒
息的恐怖感。Rider一只手在Saber的下身飞速地进行着灵活的多方向
活塞运动,另一只手松开了Saber的腿,用力捏着Saber那被改造得十
分完美的一只乳房,配合自身那傲人的身材从前后双方向紧紧挤压着,同时双腿
更是分别用力扣住Saber的脖子和还能活动的腿。
  在这香艳的封锁之中,Saber因为窒息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下身甚至
因为意识的朦胧而开始抽搐,小穴和菊穴像是两张嘴一样一张一合地吮吸着Ri
der侵入的手指。
  「真是让我失望呢,明明那么正气凛然的骑士,结果居然这么轻易就被制服
了。」
  Rider冷笑。
  「啊……啊啊……咯啊啊……」
  Saber已经连对Rider的话感到屈辱都已经做不到,被快感和窒息
双重夹击的她翻着白眼,嘴里吐着白沫,舌头也吐出了半截无意识地在嘴巴外面
蠕动着,任凭口水和白沫顺着嘴角留下来,眼泪鼻涕也因为控制不住而流了出来。
  「不过,脸倒是不错,这家伙的master倒是挺有福气的……嗯?」
  就在Rider欣赏着正义凛然的骑士大人那被折磨得难看下贱的模样时,
她插进Saber下身的手忽然感觉到了一阵热流。
  「淅沥沥……」
  随着细细的流水声,一股淡黄色的温热液体从Saber下体中慢慢流了出
来,洒在Rider的手上,然后沾满她那被黑丝包裹的紧致双腿,最后流到了
裙子和地上。
  「居然失禁了……」
  Rider不屑地笑了笑,甩手将手上的尿擦在了Saber的脸上,和她
的泪水鼻涕口水和白沫混在一起,将那张美丽的脸弄得一塌糊涂。
  满足地看着手中的「战利品」,Rider站起身来。
  「还是『英雄』呢,这种婊子也能成为骑士,世间真是变了……有这么弱鸡
的servant,想必master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为『戈尔贡蛇发魔女』
的我绝对不会输给那种家伙。」
  长发御姐冷笑道。
  只是她没有发现,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死角,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摸到了她的
近前。
  在Rider还沉浸在淫虐Saber的暴虐快感之中时,不知何时教堂里
开始漫起了雾气。那是用魔力形成的雾,更是掺入了黑泥的雾,是能够侵蚀从者,
对她们进行致命影响的雾。
  「解体圣母!(Marria- The- Ripper!)」
  等Rider回过神来的时候,之前被黑泥吞噬的Assassin已经站
在她身后,将刀子刺进了她的身体。
  虽然说嘴巴说的是「解体」,但是杰克的刀子却并没有真正将Rider解
体。取而代之的是从刀尖喷出的黑泥,以最直接的方式,包裹住了Rider的
灵核。
  「!」Rider一惊,修长白皙还裹着黑丝的大长腿猛然向后一踹,将杰
克踢飞了出去。
  「居然还有一个?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惊异,Rider一边上下打量着眼前的Assassin。看上去也
就是个小萝莉的样子,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穿着的衣服简直就像是色情内衣一
样。
  『而且还是这种妓女一样的衣服……这个Master是多变态……啊,不
对,这倒是很正常的轻便武装而已嘛?』Rider不由得腹诽,但是不知为什
么,腹诽到了一半却发觉自己在腹诽的是非常正常的常识。
  毕竟,「为了轻便战斗所以裸体」什么的很正常不是吗?
  咦?说到底那个骑士王也是一样,为什么自己会那么鄙夷她呢?明明对于那
种正直的骑士,「将之调教成淫贱的母狗是最为理所当然的手段」不是吗?而对
于最正直的女骑士,「被调教成肉便器是最崇高的结局,是她们必然追求的最高
荣誉」不是吗?
  那之前自己到底在鄙夷什么?Rider忽然陷入了少许的疑惑之中。
  这就是杰克那一刀的效果。
  被黑泥吞噬以后的杰克被完全修改了各种数据和面板,现在的杰克已经完全
不是原来那个刺客少女了,包括宝具的效果也被修改了。原本杰克的「解体圣母」
应该是会将Rider大卸八块的,但是现在,杰克的宝具效果变成了「向着敌
人灵核放出黑泥,对目标进行潜意识层面的改写」。
  由于杰克那太过萝莉的外表年龄实在是让吉尔没有什么出手的欲望,但是将
之喂给黑泥又未免可惜,所以吉尔决定将这个神出鬼没的萝莉变成自己暗算和调
教的好助手,通过黑泥强行对Assassin的灵核进行了大量的魔改。现在
的杰克,拥有的各种技能和宝具都是以将对手捕捉起来或是变成性奴隶为目的的
魔改版本。
  「还真是有两下子,居然能够用刀子对灵核进行攻击,但是很遗憾,这种手
段是对付不了我的!」
  Rider冷笑着,摆开了架势。
  虽然Saber在一边已经高潮得昏过去了,但是「这种程度对于Sabe
r来说是非常正常的状态,不能够大意」,所以Rider并没有收回捆着Sa
ber的锁链,而是甩动铁链,将Saber固定在了地上。
  随着锁链的抽动,Saber被固定成了M字开脚仰躺在地的状态,同时锁
链还将她小穴和菊门中的跳蛋稍微往里推了一点,随着这个动静,原本已经昏过
去了的Saber又开始无意识地「咿咿啊啊」地哀叫了起来。
  确认了Saber虽然似乎开始恢复意识了但是动弹不得,Rider才回
过身来继续对上Assassin,而在这段时间里,Assassin则像是
木偶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偷袭的意思。
  「这还真是让人意外,居然不趁机偷袭过来吗?那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
气了!」
  Rider冷笑了两声,挥舞着锁链向着杰克冲去,同时——一把扯掉了自
己那像是洗完澡以后的浴巾一样的衣服,露出那傲人的身材。
  Rider对于自己的行为完全不觉得奇怪,因为「为了轻便攻击,脱掉不
必要的衣服是最正常的做法」。
  随即,脱掉衣服,只穿着长手套、眼罩、黑丝袜和高跟鞋的Rider完全
不在乎下体和双乳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像是母豹子一样四脚着地向着Assa
ssin扑去。
  娇小的Assassin少女连抵抗都没有就被Rider扑倒在地,但是
Rider却没有对杰克更进一步地攻击,而是开始骑在杰克的身上扭动起了腰
肢,握着杰克还握着刀的小手向着自己的下体塞去,开始用自己的阴部摩擦起了
杰克的刀柄。
  「怎么……嗯……样……?小鬼……啊……在我的骑乘能力下……噢……毫
无反抗能力了吧……嘶……啊……」
  一边用阴核摩擦着刀柄,美杜莎一边嘲笑着,但是伴随着不时从嘴巴里漏出
来的呻吟声,和杰克面无表情的状态,倒不知到底是谁在嘲笑谁。
  Rider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正骑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用她的手
和手里的刀子自慰,但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对于骑兵来说「这就是
展现骑乘技巧的战斗方式」,「就是应该通过展现自己骑乘技能让对手折服才能
获得胜利,即便是舍弃一切堕落成对方的性奴隶也没问题」。
  杰克面无表情地看着美杜莎骑在自己身上擅自开始发情,随即小腿一抬,猛
然将她从身上掀翻了下来。
  「啊?你……啊啊啊噢噢噢!!!」
  被掀翻在地的美杜莎还来不及调整姿势,杰克就已经反过来骑在了她的身上,
手中的刀柄深深插进了她的前后两穴之中。突然传来过于强烈的刺激让美杜莎不
由得浪叫了起来。
  杰克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被吉尔篡改过了自我意识以后,现在的她
对于调教可是一把好手。她毫不留情地将双刀的刀柄捅进美杜莎的两穴深处翻搅
着,从阴道和菊穴里流出来的淫水和肠液发出了十分淫靡的咕啾咕啾的声音。
  「等、哎……噢!啊,等一……呜啊啊!好、好深!不要……噫!」
  美杜莎惊慌地伸手想要阻止杰克,虽然「这种事情在战斗时是最正常不过的」,
但是她好歹也知道如果听任事态发展,自己恐怕会被杀得一塌糊涂。但是,明明
拥有怪力,美杜莎却发觉自己甚至无法推开身上的杰克,连阻止杰克的动作都做
不到,一双手只能徒劳地在空气中狼狈地挥舞抓挠着,或是抬手抱着自己的脑袋
挠乱那一头秀发,其他什么都做不到。
  毫不留情地捅进双穴深处的刀子就好像是假阳具一样,而且比那种情趣用品
要坚硬冰冷,无情地捅进了Rider的双穴里面。不知是不是因为杰克的宝具
具有「针对女性」的特点,美杜莎原本不算太低的防御力和自身的怪力都无法通
过紧缩肌肉来阻止刀柄的前进,反而因为缩得太紧,导致摩擦产生的感觉翻着倍
地往上涨。
  「呜咕……唔唔……啊……啊嘿……噢嚯……!噢噢!噢噢嚯哦哦哦!!啊
啊!顶、啊!停啊哦哦哦!」
  忽然的,美杜莎的浪叫声猛然又拔高了一些,同时杰克的小刀终于碰到了一
点阻碍。插在美杜莎菊门里的小刀已经把整个刀柄都捅了进去,就剩下刀刃还在
外面,随着美杜莎的肠子蠕动和括约肌伸缩像是一条小尾巴一样抖动着;而插进
美杜莎的屄里的小刀,则还剩下一点,已经顶到了子宫口,被子宫口给挡住了。
  由于刀子本身已经插入了很多,能够方便抓握的地方已经不多,而且再加上
上面沾满了美杜莎那不可收拾地喷涌出来的淫水,握上去十分的粘滑,并不方便
用力。杰克想了想,放开了握住那把插在菊门里小刀的手,双手都握住了插进美
杜莎阴道的那把小刀,用力一顶。
  「咿呀啊啊啊!哦咕噢噢噢!进、进来了呃呃呜哦!好深、拔出、拔出来!
啊啊!要、要坏掉了!」
  前面的小刀刀柄被杰克捅进了美杜莎的子宫里,而且由于刀柄最前段稍微要
大一些的特别形状,小刀的刀柄就这样被美杜莎紧紧收缩的子宫卡住,变成了想
出都出不来的状态。
  杰克伸手拔了拔插进了美杜莎子宫里的小刀,确定没法再拔出来,又看了看
插在菊门里的小刀,发现那把刀正随着美杜莎的肠蠕动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美
杜莎一边用力想要把后面的小刀挤出来,但又一方面因为无法抵抗小刀上「针对
女性」的压制力,每次往外挤出少许,力气就随着快感的袭来而泄掉了,随即那
把小刀就又像是活物一样重新捣了回去,捣得美杜莎又是一阵浪叫。
  插进美杜莎子宫里的刀柄开始慢慢变形,本身就是被替换成了黑泥的小刀刀
柄变回了原本的粘液状,逐渐向着美杜莎的子宫深处爬去,最终像是寄生植物一
样以无数细小的触手的形式在美杜莎的子宫里完全固定了下来,而刀刃的部分则
是变细变软,化作两条像是牛毛一样的触手,一条缠住了美杜莎勃起的阴蒂,另
一条则是向着她的尿道里钻了进去;同样的,插在菊穴里的小刀也逐渐变形,刀
柄的部分也同样在美杜莎的肠子里寄生了下来,而刀刃的部分则逐渐变得柔软,
变成了流苏一样的东西,或者说,那是一条马尾巴。
  「噫噫噫!好、好奇怪的感觉,这是……什么?啊啊,在、往里钻……!停
下来!又要、又要变得奇怪了!明明才、才刚刚高潮啊噢噢噢!」
  美杜莎伸手想要把缠在阴蒂上的触手解开,又想要把触手拔出来,但是那根
本就是徒劳。她的手指早已因为激烈的高潮而变得软弱,颤抖的手指根本无法抓
住那其实已经在她身上扎根了的触手,反而是尖锐的指甲划过敏感的阴蒂,反而
引得她一阵哆嗦,连连倒抽凉气。
  伴随着触手的植入,黑泥开始偷偷修改美杜莎的身体和灵核,原本的戈尔贡
女神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只知道贪求性高潮的「雌性」的欲望。
随着改造变得越发敏感的身体仅仅只是触碰甚至是摩擦到G点一下都会产生强烈
的高潮,处于极度性欲亢奋状态的美杜莎下体里像是喷泉一样喷出大量的淫水,
将那双笔挺修长的结实大白腿染得水淋淋的,在地上留下了不少淫水的水渍,那
双裹缠着她那双能玩一年的美腿的丝袜更是被淫水染得颜色都变深了不少,变得
滑溜溜的丝袜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吱溜吱溜的粘滑声音。
  「不、不对……啊啊……你、你对……噢!对我、做……呜啊……做了、做
了什么……!」
  虽然说不断被顶上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但是美杜莎终于也是发现了自己的不
对劲,尤其是自己的意识似乎在被什么篡改。
  所剩不多的理智不断提醒自己这样下去非常不妙,但是身体却被一波接一波、
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冲刷着,明明想要反抗,但是身体却只能徒劳无功地躺在杰
克这么一个小女孩的身下扭动挣扎。满头那和身高齐平的紫色长发被满身的汗和
喷出的大量淫水浸湿,缠绕贴粘在身上,显得更加的狼狈。
  「篡改……喔呜……我的意识……嘶……我绝、绝对不……不会输给这种手
段……!」
  美杜莎咬紧牙关,强忍着不断升高的快感冲击,大声地说道。
            ===时间过去十分钟===
  「啊嗯!噢!还要!还要!啊~ 快,再插深一……噢!顶到里面了!」
  结果还是没能赢,倒不如说输得很彻底。就算是戈尔贡女神,作为从者在黑
泥的改造面前也是无力的。
  十分钟前还那样坚定而帅气地说着「绝对不会输」的美杜莎,此刻已经被杰
克放开,获得了自由。但是没有任何人压着,这位女神也还是这样躺在地上像是
肉虫子一样扭动着那诱人的胴体,那一头紫色长发已经彻底湿透了,像是绳子或
是渔网之类的东西一样在身上缠着,一双完全看不出有怪力的纤细美丽的手交缠
着,一手揉着胸前硕大的奶子,另一手则尽力地向着下身抓去,似乎是想要抓住
插进她子宫和尿道里的那根曾经是小刀,现在是触手的「东西」。但是她的动作
并不是想要拔出来,而是更加用力地按压着触手,想让触手更加深入地插进去。
  由于大量的性高潮,美杜莎的下身已经开始出现抽筋和松弛的情况,然而插
在下身的触手却始终随着她下身肉洞的形状改变着外形,同时更向着她的体内注
射着魔力和药物,让她不断分泌出多到不正常的体液。即便她喷出来的淫水都已
经在她躺着的地方造了一个不小的水洼,随着她的扭动发出「吧嗒吧嗒」的黏腻
声音,但是其实在美杜莎肚子里残留着的液体更多,甚至顶得她的肚子都已经开
始鼓起来了。
  「啊呜……呜呜……还要……还要……!更多,更多!噢噢!」
  美杜莎下身的触手每次抽插,都会搅动她肚子里那些液体发出咕啾咕啾的声
音,不只是屄里的淫水,还有膀胱里的尿,只能随着她搅动的动作往外漏出来缓
解一点挤压的压抑痛苦。插在她屁股里的那根触手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条马尾巴,
随着Rider的滚动甩来甩去,就像是一条真的尾巴一样,还时不时地随着她
扭腰的动作甩起来抽到她的屄,让她的叫声更上一层。
  「我记得美杜莎应该是可以召唤天马的……不过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估计连
怎么走路都快忘了,大概也召唤不出来了吧?倒是有些可惜了。」
  捏着下巴,看着已经彻底淫堕了的美杜莎,吉尔嘀咕着,同时伸出手按住正
含着自己肉棒的两仪式脑袋,用力射进了她的喉咙里。
  「咕……唔噗……!咳咳……啊……啊啊……」
  大量的精液灌进嘴巴里,噎得两仪式直翻白眼,来不及吞下去的精液撑得她
脸颊鼓鼓的,有一些甚至从鼻子里倒流了出来。随着肉棒拔出,两仪式嘴里的精
液流了出来,被她伸手接着,又吞了回去,然后抬起头看着吉尔讨好地笑着,完
全看不出是那个凛然如刀的两仪式。
  「那……该拿她怎么办呢?」
  间桐樱看着地上高潮得忘我的Rider,看向吉尔问道。
  「就交给你处理吧,反正也是附带的。」
  吉尔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相比起美杜莎,吉尔有其他更加想要捕捉的目标。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